双色球派奖如何选号 / 影人&影事 / 正文

22选5选号:上海電影節金爵獎評委主席姜文:忠實自己和生活 不要偽造感受

“我就擔心我變得太新,新沒什么價值,好才有價值?!?/h2>

双色球派奖如何选号 www.mifxiv.com.cn 大概是因為昨晚開幕式上說的太多,17日上午舉行的金爵獎評委見面會上,姜文一改昨日的侃侃而談,不論是主持或記者提問他都是惜字如金,將更多的發言機會和時間留給了其他評委。

金爵獎評委主席姜文

金爵獎評委主席姜文

第21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于16日晚正式開幕,在開幕式上金爵獎評委主席姜文發表了一番近十分鐘的演講,風格依然是大家熟悉的姜文式霸氣外露,“第五次來上影節,就變成了主席,說明量變到質變是有可能發生的。”“1995當時上海電影節有很多困難,所謂的困難就是缺錢,我就幫他們找了點錢。”

大概是因為昨晚開幕式上說的太多,17日上午舉行的金爵獎評委見面會上,姜文一改昨日的侃侃而談,不論是主持或記者提問他都是惜字如金,將更多的發言機會和時間留給了其他評委。

當然姜文還是再次表達自己與上海這座城市的淵源,尤其是早年自己在上海拍攝《芙蓉鎮》時上海給他留下的印象:“作為一個北方人更加喜歡上海這座城市的務實和高效”,他也表示期待在本次電影節上能夠和新朋友老朋友產生新的思想碰撞。

姜文 攝影:匡達

在公眾眼中的姜文總是充滿了霸氣與幽默,不過對于媒體來說,采訪姜文多數時候絕非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在金爵評委見面會后,姜文一改在見面會現場那種隨意的態度,嚴肅且認真的回答了大家關心的話題。

只是剛開始姜文似乎還是有些答非所問,當被問到金爵獎最佳影片應該擁有怎樣的特質時,他卻表示選片其實是組委會的工作,“評片子的人不選片,選片的人不評片。”好在之前的評委見面會,他已經非常精煉提出了自己的評獎標準,他最看重還是電影的原創性,如果原創性不高那么就一定要將非原創部分做到最好。

今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向大師致敬”單元中,專門設置謝晉導演作品回顧展,以此來向這位中國電影的先驅與大師致敬。在昨晚的開幕式上,姜文也在演講中致敬了已故的謝晉導演,他更是直接表示這是中國真正“偉大的導演”。姜文說自己與謝晉導演的交集從大學二年級開始,之后受邀參演《芙蓉鎮》讓他在上海工作了一年半,見識了上海電影人的工作態度,至今印象深刻。

姜文導演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

因為姜文擔任金爵獎評委主席,今年電影節也安排不少他的導演作品進行展映,其中于他三十歲那年拍攝的導演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無疑是姜文導演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作品。不過談到對于過去歲月的印象,姜文表示自己沒那么懷念,對未來卻充滿好奇,他覺得未來還有很多值得去了解的東西,來不及太多的懷念。

同時他也覺得自己現在拍的作品比過去更好:“因為我也在長大,可能現在根本沒有興趣拍《陽光燦爛的日子》,50多歲的人裝成20、30多歲,我覺得不好意思,或者我就沒那感覺了。我得拍我現在能拍的東西,我覺得這樣才有價值。比如說我看黑澤明的電影或者庫布里克的電影,有意思的就是你能看見他們年輕的時候是這么拍的,成長之后是這么拍的,能看見一個人的生命的歷程,這個有價值。”

除了作為金爵獎評委主席,這一次來到上海電影節,姜文的另一個身份自然是新作《邪不壓正》的導演兼主演,盡管在采訪中還沒人提到他的新作,但談到當下更關注的話題時,姜文倒是很自然的將《邪不壓正》引了出來:“就在這個電影里了,我覺得這個電影的確比我用嘴回答更精彩,我所關注的東西。也就說你要忠實自己,忠實生活,不要老去偽造你的感受。”

姜文 攝影:匡達

今年的金爵獎評委團隊中,姜文擔任主席,張震也是評委之一,這樣的評委組合其實早在三年前的西寧FIRST電影節上就已經出現過。姜文也從不吝于給予青年導演支持,他的新作《邪不壓正》便有從FIRST電影脫穎而出的青年導演李非參與編劇。

提及FIRST電影節,姜文認為這確實是一個充滿朝氣的電影節,他也聊到了自己給過青年導演們的建議:“我說青年或者年輕固然好,這絕對不是資本。很多人都從年輕稀里糊涂過去了,我也從年輕過來,但我知道你如果在年輕的時候沒做什么,那就過去了。我上來跟他們年輕導演談過,關鍵要態度,有你自己的態度,哪怕這個態度是錯的,你要沒有自己的態度,拿一個公眾態度或者學另外一個年輕導演的態度,其實最后這也是浪費。”

姜文與張震在支持青年導演這件事上雖然有著一致的行動,但對于張震在評委見面會提到他自己的電影語言有些老了,還想接受一些新資訊這件事,姜文明顯還是有著不同的看法:“我就擔心我變得太新,新沒什么價值,好才有價值。我不覺得電影存在一個特殊的語言,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內容。我一直認為那是偽命題,電影有什么語言?拿著機器拍東西,還得是看你內容怎么樣,你對人生,對人世間的態度怎么樣。”

姜文 攝影:匡達

盡管沒有像詹姆斯·卡梅隆和李安那般執迷于將電影技術大步向前推進,但姜文在使用新技術上卻并不手軟,他上一部飽受非議的作品《一步之?!繁閌茄侵薜厙撞坎捎肐MAX 3D實拍的電影。面對如今電影技術的突飛猛進,姜文表示技術當然重要,但技術還是為藝術服務的,當然有些技術已經算內容本身了,但形式為內容服務,內容是最主要的。

上海國際電影節作為國內唯一的A類電影節,自然也是希望通過這一平臺擴大中國電影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而姜文不論是《陽光燦爛的日子》還是《鬼子來了》都為他贏得大量的國際聲譽,談到中國電影未來應該如何走向國際,姜文認為首先應該分清到底是怎么走出去的:“有的確實是通過電影途徑走出去的,有的是通過別的途徑走出去,有的就不是真的走出去,實際上還是在自家里邊,只是自家人跑那去看了一眼。比如說華人區之類的。”

而姜文認為實際上應該認識到中國的普通人走出去的更多了,中國人在世界上的存在感更強了,這跟中國的發展有直接的關系,大家可以全球轉,這個時候當然也就把中國電影帶到更多的地方去,但有沒有帶到更高的地方,那是另外一回事。最后他還以自己今年當上電影節評委主席為例:”我自己在電影節是‘從量到質的變化’,我認為中國電影也是在這么一個過程中,量肯定是走出去的多了,但不等于質更高了。”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枯川